万书吧 > 都市言情 > 大戏骨 > 1859 一张纸条
    伴随着蓝礼的解释,布莱丝的眼睛也逐渐明亮了起来,“你的意思是,欧文始终在以一种调侃的姿态来捉弄克莱尔;而克莱尔也以一种相对笨拙的方法调侃了回去,试图还击,但这不是克莱尔本来的个性,她不知道应该如何调侃,她也不知道玩笑的界线,然后就这样打破了两个人之间轻松欢乐的和谐,以至于欧文的背影才出现了一丝哀伤和落寞。”

    “随后克莱尔也意识到自己揭开了他们彼此之间的伤疤,她也变得手足无措起来。”布莱丝的整个思路都明朗了起来,她甚至还可以根据克莱尔的性格设定——相对严肃也相对死板,进而衍生出整个情绪的准确表达。

    蓝礼也点点头表示了肯定,“如此一来,整体氛围都会保持轻松;而短暂的沉默氛围则会给观众留下足够的思考空间。最重要的是……”蓝礼转头看向了科林,“整个气氛和节奏都不会出现失衡的状态。”

    科林的视线在蓝礼和布莱丝之间来来回回转动着,根本就没有插话的空间,现在看到了蓝礼的眼神,他就摊开双手,“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,但我知道,结果应该就是我所想要的那个内容,我们现在就可以尝试再拍一次吗?我已经有点迫不及待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布莱丝也有些摩拳擦掌起来。

    随后,科林和蓝礼、布莱丝三个人又重新构思探讨了一番走位以及镜头调度,对于某些视角以及表演的配合都进行了讨论,这才把刚刚这场戏又重新拍摄了数次。

    表演本身不是难题。

    正如蓝礼所说,他还能表现得更好,以一个停顿一个挺胸的动作就将沉默之中的心理变化诠释了出来,甚至不需要表情和眼神,他的后背也能够演戏;同样,布莱丝的表演也没有太多问题,她尝试了两次,在蓝礼的牵引和带领下,情绪也就渐渐到位了,两位演员都正在尝试更加轻盈也更加简单的表演方式,却也摩擦出了不同火花,这是一件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真正需要反反复复斟酌考量的还是镜头调度和画面构图,科林持续不断地做出更多尝试,前前后后拍摄了十三次,这场戏才总算是达到了预期效果,宣告收工。

    虽然拍摄时间稍稍长了一些,但成效却是格外喜人的,科林的喜气洋洋就是最好证明,连带着整个剧组的气氛都变得欢快起来,每个人的眉宇之间都带着喜色。

    妮娜也许是唯一的例外。

    妮娜的良心正在饱受煎熬,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是否正确——不对,她知道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,引导狗仔进入剧组内容,偷拍剧组花絮,然后爆料出去?甚至于那狗仔还不小心打扰了剧组拍摄——之前那次踩到枯树枝的意外就是狗仔制造出来的,原因只是为了拍摄蓝礼和布莱丝的同框画面,而且还是蓝礼深情注视布莱丝的画面?这不对,这一切都不对,这已经影响到剧组工作了,不是吗?这是完全违背了职业精神的做法!

    但她却无法拒绝,也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她应该怎么办?她还能怎么办?

    犹豫踌躇之间,妮娜还是没有思考出解决办法,又或者说,没有一个真正可行的解决办法,她觉得自己的脑壳都已经开始发疼了:

    昨天以前,她还在理直气壮、心安理得地鄙夷着蓝礼,认为蓝礼不过是一个伪君子;而今天她就成为幕后加害蓝礼的一员,用自己最为鄙夷的方式来伤害剧组的利益。这种道德模式的颠倒,让妮娜如同被丢进了油锅里一般,每秒都是煎熬。

    迟疑了许久,妮娜还是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她决定暗中告知蓝礼、提醒蓝礼,让蓝礼警觉起来,然后由蓝礼自己决定应该如何处理,蓝礼和托马斯的纷争不是她这个层次的小喽啰可以改变的,这就已经是她冒着巨大风险所能够做出的最大妥协了。

    她不会违背托马斯的命令,因为她还有自己的责任需要履行,这也就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也不知道蓝礼是否能够明白暗示,更不知道蓝礼和托马斯的较量将走向何方,但至少能够缓解她的良心不安——她承认,这是为了安抚自己良心的举动,而不是为了蓝礼,她不希望自己晚上无法入眠。

    匆匆忙忙地,妮娜就从化妆组偷溜了出来,不想却迎面就看到了蓝礼,刚刚偷偷完成一件秘密大事的她立刻做贼心虚地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行为看起来非常古怪,但这就是危机状况下,她脑海里的唯一反应了:避开蓝礼避开蓝礼避开蓝礼,那呼喊声就如同警笛声一般,持续不断地在回响鸣叫着。于是,她就这样照做了,几乎是落荒而逃,就这样远远地逃离蓝礼的雷达范围。

    蓝礼看着落荒而逃的妮娜,甚至没有来得及打招呼,然后妮娜就已经消失在了视野之内,只留下蓝礼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,然后还自我调侃地说了一句,“难道我今天的模样看起来像是恐龙或者什么吗?这对电影票房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没有理会逃之夭夭的妮娜,蓝礼重新回到了化妆组,准备补妆,为下一场戏做准备。

    习惯性地翻开剧本,然后蓝礼就看到了里面夹着一张纸条——蓝礼的阅读习惯是放置书签,这还是遵循了许多老学究的生活方式,不愿意纸质书折叠起来,也拒绝随随便便拿物件充当书签,现在看到纸条,那就非常奇怪了。

    抽出纸条,上面只写了一句话:

    剧组里混进了狗仔。

    没有前言后语,也没有落款署名,自然而然也就没有了真实性,但蓝礼却不由想起了妮娜今天的数次异样反应,再结合前段时间妮娜的态度,他隐隐之间就有了一个猜测,但还是不太完整,毕竟他和妮娜也不是太熟悉,无法得知事情的全貌。

    不过,只言片语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随后,内森的反馈就进一步证实了蓝礼的猜测:那个陌生人确实形迹可疑,他始终在剧组里四处游荡,然后以手机来完成拍照,在智能手机当道的现在,判断对方是否在偷拍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了;同时,妮娜也的确跟在那陌生人的附近周围,双方似乎还产生了一次小小的口角,但因为有人路过而很快就平复了下去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蓝礼和布莱丝拍戏的期间,那陌生人侧拍了诸多照片,主要就是为了捕捉两个人之间的亲密感——虽然这个想法注定要失望了,今天这场戏里的亲密内容着实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蓝礼,需要我把他抓起来吗?证据确凿,我们现在就可以处理他了。”内森忍不住就开始牙痒痒了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蓝礼却是满脸淡定,“不用,让他回去,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,安迪和莉迪亚都已经提前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如果托马斯愿意再耐心等等的话,让狗仔可以拍摄到更加亲密也更加有力的证据,那么蓝礼处理起来也将更加棘手,反而因为布莱丝也牵扯其中而不敢随随便便就这样放过,说不定就要提前掐死腹中,避免出现大问题。

    但现在托马斯着急着动手——又或者是让狗仔提前进来摸清楚地形,却意外暴露了行踪,不管是哪种情况,这都让蓝礼能放开手脚,他现在倒是真心期待着,狗仔能够真正地把那些“没有任何真凭实据”的照片公开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唯一的意外应该是妮娜。

    蓝礼是一个甩手掌柜,他从来就没有真正了解过,谁是“托马斯派”,谁是“蓝礼派”——又或者说是“非托马斯派”,他知道每一个剧组都必然存在着分派站队,特别是当两位顶级制片人展开正面对峙的时候,站队就更加重要了,“侏罗纪世界”剧组里也必然存在着,但蓝礼真的真的不在乎,他是认真的。

    托马斯渴望的,蓝礼不在乎;而蓝礼在乎的,托马斯无法触碰。这就已经注定了两个人之间的对决是不公平的——托马斯无法伤害到蓝礼,但蓝礼却能够通过不同手段来触怒托马斯,甚至一步一步地伤害托马斯,这也就使得蓝礼占据了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所以,蓝礼不在乎分派站队,只要他们不会影响到剧组的正常运行,仅仅只是一些利益划分和小打小闹而已,那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但妮娜的友好提示却正在给蓝礼释放出一个信号:即使是支持托马斯的那群人之中,也有人不希望矛盾扩大,归根结底,他们还是希望“侏罗纪世界”的拍摄能够顺利进行——电影取得成功,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们比托马斯更加理智;但也可以说,他们的愿望太过小家子气,看不到托马斯所追求的是多么恢弘庞大的利益,于是就自私自利地为了一己之私而向蓝礼通风报信。又或者还有其他的可能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种,蓝礼都意识到,他应该快刀斩乱麻,不要让事情越来越棘手越来越复杂,否则长时间拖延下去,对剧组的拍摄工作来说,确实不是好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