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吧 > 修真小说 > 妖狐行 > 第二十章 登山(十五)
    宋皇很早就看到雨花巷的车队里有两辆马车并未停留,一路向山上走来,靠近龙辇时被李春雨带着侍卫们拦住了,正在进行盘问。

    宋皇笑道:“师兄,稍安勿躁,少不了你的一口吃食,如果天火连我们的吃食都没有准备,那真该好好收拾一顿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宋皇话音未落,就听李春雨在龙辇下唱喏道:“禀皇上,雨花巷管委会代会长黎茂、万象楼万丰奉会长天火之命,为皇上、皇后和几位大人敬献午餐。”

    “哈,知婿莫若翁呀!这下我等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张知旗站起身来,走到护栏前向伸头向下面张望,显得十分迫切,其实以他的修为就算经年不食也不会有饥饿的感觉。

    宋皇沉声道:“呈上来吧,让黎茂和万丰到龙辇下回话。”

    立刻有伙计打开餐车,将各种保温餐食端了出来,小太监用矮几盛了交于李春雨,然后由李春雨一一送到龙辇上各位大人物的面前,其他人均不得靠近龙辇。

    餐食简单,只有三餐一汤一份米饭,但是制作用心,色香味俱全,不知是用什么方法保温,饭菜端上来时竟然像刚出锅一般新鲜,热气腾腾令人啧啧称赞。

    药师龙夹起一个藕片放入嘴中,惊喜道:“竟然是香醋桂花藕,正是我最喜欢吃的东西,雨花巷如何知道的?”

    连千雪喝了一口汤道:“我的也是爱吃的菜式,难得这汤煲得如此到位,温度竟像刚出锅一样滚烫,难道他们让火法修士跟随,全程进行保温。”

    宋皇也尝了几口菜式,确实是自己平日最爱吃的菜式,味道与宫中御厨所做也不遑多让。

    “我们一问便知,天火这小子诡计多端,无事献殷勤时一定要多加小心,不知他这次又搞了什么新花?。”

    宋皇走到龙辇观台的护栏旁,流云子等人也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黎茂和万丰早已等在龙辇之下,看到宋皇等人立刻跪下问安。

    “免礼,平身。今日供餐之举,天火是什么时候布置你等的?”

    万丰战战兢兢地回话:“回禀皇上,会长大人五天前安排,车马行开始改造移动餐车,制器行开始打造冷热储物柜,餐馆精选金陵最好的食材,一直忙到今天就为了保证今日的餐食供应。”

    “何为冷热储物柜?”宋皇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冷热储物柜是会长画下原理图,制器行按图制作出来,具有冷热储藏功能的食物储物柜,可以让食物在恒温下保持数天不变质,再次取用时如刚烹制完毕的食物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是何原理?”

    “这个小人不知,这种冷热储物柜需用不同的灵石驱动,会长说是法器民用的一种尝试,具体制作原理和材料需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流云子哈哈笑道:“怪不得皇上说天火连一半心思都没用到修炼上,一天竟琢磨这些奇技淫巧了,不过我觉得这种冷热储物柜要火了了。

    它肯定能吸引那些豪奢巨富买回去炫耀,将法器推广到凡人世界,亏这小子能想出来!对了,我记得雨花巷有句广告语叫--炼器改变生活!

    看来他不是说说而已,天火想要把这件事情进行到底,我真想看看这小子能做到什么地步,把他放到学府里若干年,真有些浪费他的才华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很认同流云子的话,不过药师龙却出声问黎茂:“那汉子,你就是雨花巷管委会的代会长黎茂吧?看你也是一名修士,我有话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黎茂抱拳道:“在下不才,正是黎茂,药师大人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雨花巷的能量超乎我想象呀,对我等的资料掌握得如此详细,我就想问你们如何打探到我们的餐食喜好?难道雨花巷还有自己的情报组织。”

    此问颇有些杀人诛心的意味,如果黎茂说有,那会引起宋皇的忌惮,如果说没有,又无法解释今日点对点供应餐食之举。

    黎茂抱拳微笑道:“药师大人说笑了,雨花巷一个商人组织怎么可能建立情报组织呢?皇上的菜式是由阿离公主亲自列出,那是公主的一份孝心。

    至于各位大人,你们来京多日,平日在外用餐应酬不少,家中仆役采买也都有迹可查,雨花巷都是一群商人,自然认识不少同行朋友,这些不算机密的消息也没人会故意隐瞒。”

    张知旗点头道:“确实可以解释得通,我这三道菜式都是我在外用餐时食用过的,其中两道我还当众夸奖过。”

    药师龙和连千雪这才感到释怀,以他们这种身份绝对不能容忍别人监控自己。

    宋皇问:“你们今日敬献午餐,可有事情要禀报?”

    黎茂说:“并无其他事情禀报,只是雨花巷为皇后娘娘和其他随行嫔妃也准备了餐食,是否一同敬献,还请皇上示下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,也是你们一片孝心。”宋皇挥挥手让黎茂、万丰退下。

    龙辇上众人看着驶向后宫营地的马车,又看看山道上热火朝天的售卖景象,简直比金陵城内还要热闹几分,除了餐饮摊位,还有不少售卖饮品酒水、装饰小件的摊位。

    还有一批手工艺匠人现场加工刺绣、金器玉器,主题都是围绕栖霞山、矛峰、测试为主,每件纪念品上还有“太一学府入学测试观摩留念”的字样,很受观众的喜爱。

    观众纷纷解囊购买,准备拿回去和家人、朋友炫耀自己亲眼见证这一百年盛况。

    药师龙感慨道:“太一学府招收学员虽然百年一次,但也举办了几万次了,为何别人就没想到借此大发一笔横财或者借势宣传一番。

    看来天火对商业之道的认识已经远超我等,待有机会需要向他认真讨教一番。”

    张知旗抱拳道:“恭喜皇上,得天火此等嘉婿,此乃皇族之幸、宋国之幸呀。”

    宋皇没有搭话,而是回头看向矛峰山道上的测试学员们,脸上露出欣慰的微笑。

    天火确实有让宋皇骄傲的资本,第三阶段比赛的难度远超前两阶段,极度烧脑,这让天火再次遥遥领先其他选手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每人一条测试通道,大家并不知道其他人的名次,这种盲比让参赛选手十分紧张,尤其是排名靠前的选手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每个人心头都压着一个天火,天火前两阶段的测试成绩太惊艳,虽然嘴上不承认,但是没人认为自己在第三阶段测试上能压倒天火。

    尤其各位选手在参赛前或多或少了解过主要竞争对手,天火排进前六不是以实力著称,而是以智慧见长。

    天火接掌雨花巷、组织管委会的事迹最近传遍了金陵城,虽然这批学员很多对商业并不了解,但通过长辈们不乏溢美之词的议论,他们心里早已烙下了天火智慧超群的印象。

    当众人面对迷宫图苦苦挣扎时,会不自觉地想起天火,想他如何在第三阶段通关,至少不会像自己这么狼狈吧?

    一想到天火,很多人准备激发身份玉牌直接脱离烧脑折磨的人又重新振作起来,他们不求争胜,只求自己不要输得太难看。

    唯一能在三阶段比赛中找到乐趣的是天火,面前的迷宫越变越大,走出迷宫的线路越来越复杂,可天火却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些迷宫图没有那么简单,不是只为了测试大家的眼力和智力,一定还有深意,只是自己还没有找到这些图形里隐藏的秘密。

    当天火踏上三阶段第812级台阶时,一副迷宫图出现在他面前时,天火猛然一颤,这幅图太熟悉了,一定在哪里见过!

    天火第一次放慢了速度,他并没有着急去寻找走出迷宫的线路,而是看着整张图发呆。

    天火停了下来,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。

    难道天火遇到了瓶颈,如果第三阶段他都无法通关,那些还在600级石阶以下苦苦挣扎的学员更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院判大人有种不知是高兴,还是失望的表情浮现在脸上,喃喃道:“难道真的到极限了?智力这关确实难过,除了院长大人,宋国太一学府开院以来再无人能在第一次就全程通过。”

    宋皇脸上看不出来情绪,流云子等人却因为天火长时间的停留变得浮躁起来。

    流云子捻须道:“看来这智慧测试依然无人能通关,即使天火天纵奇才也稍差半筹,812级已经能进入太一学府历史通关前三十名了,再加上他前两关成绩,绝对是十万年一出的天才。”

    张知旗有些可惜道:“这智慧一道尤其重积累总结,这些参赛的孩子才十几二十来岁,学习不够、历练不够,想要通关千难万难呀。”

    药师龙说:“听说历史上只有现任院长大人完成过这种伟业。”

    连千雪说:“院长大人是生而知之之人,他的经历不能拿来和其他人比,那样不公平,我觉得这届孩子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    宋皇点头道:“我同意千雪的说法,院长大人当年因为生而知之引来了无数麻烦,我可不想这届孩子中有人再遭遇他那样的磨难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都不是院长大人,那样的奇迹也不可能复制。”

    “快看,天火又动了,他终于又登上了一级台阶。”张知旗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然刚才已经停留很久的天火再次动了起来,而且速度并不比之前破关慢多少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的观众又燃起了希望,历史上只有一人完成过四项测试全部通关的壮举,其他人成绩靠近之人全部倒在了第三阶段测试上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天火能顺利通关第三阶段,那就是三项全通关,想来第四项也不会阻碍他的步伐。

    院判大人眼中精光直闪:“难道这小子已经看出了迷宫图里的秘密吗?如果是那样,真没人能阻碍天火再创奇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