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吧 > 其他小说 > 娱乐之唯一传说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沾光的路人
    苏落吭哧吭哧得喘着粗气,山路真的很难走,尤其他这种城里人,手里的吉他已经被他使成了拐杖。

    抹一把汗,望了下周围巍峨屹立的大山,怪不得伟人领袖要选这里做根据地,往这里一钻,国军是真没办法啊,如果没有这样的险恶地势庇佑,我党怕是要灭。

    “能再给我讲讲吸引力法则吗?心里想着美好的事情,美好的事情就一定会出现吗?”

    小男孩叫吴朴,现在眼神里已经全是崇拜,牵着苏落的手,一起到村寨里去,步伐轻松得很,让苏落很是羞愧,

    “是啊,换句话说,就是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每天都想丁老师的话,她能复活吗?”小男孩很认真的问道。

    苏落懵了。

    想了好一会儿才摸摸他的头说道,

    “死亡是件很悲伤的事情呢,要想点快乐的事情才行哦。”

    忽悠一个求知欲和好奇心爆棚的小孩子,真的很累。

    “那我每天都想我们会有所新学校,还有能教我们的老师,会实现吗?”

    苏落停了下来,很认真的看着他,

    “一定能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转过大片梯田,小男孩指了指前方,“前面那里就是我们村子。”

    苏落放眼望过去,约莫百来户人家,简陋的房屋大部分聚集在山脚下,山上也零星散布着几栋房子,像是被遗忘的家园,苍凉又不失美感,状元村呐,总算要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村头很热闹,聚集了很多人,只是个个都有点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“村长,多久了,人怎么还没来啊?不会走丢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,怎么会走丢,狗子他们不是去接人了么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们这穷山恶水的,路难走,读书人都娇贵,慢点就慢点。”

    老村长有点烦躁,一个劲的抽着旱烟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咱们就这命,您老也别瞎折腾了,老老实实种地就算了,等孩子大一点了,让他出去省城打工,学门手艺,不一样能挣钱养家?”

    “打工打工,没个文凭在外面连个工作都找不到,你不也出去过?还不是屁颠屁颠的滚回来了?学手艺也没见你学成啊,屁手艺都没学到,倒是学了一门好赌的手艺,也不看看你家现在都什么样了,我不指望这些娃娃,我还难道指望你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瞎折腾,你看看那几个大点的孩子,现在在乡镇初中里念书念得多好,成绩年年都是名列前茅,再用心几年,铁定能出大学生,要是学你家大儿子,书也不念,十二三岁就跑出去打工,钱没挣到,还染了毒瘾回来,能有出息?”

    村长眼睛一瞪,开始暴躁的数落起来,这个小山村里,老村长就是最大的权威,有疑议的连忙闭嘴,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“快看那边,好像来了!”

    一个村民指着前方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快,上去迎接,敲锣敲锣,那边的婆娘们把饭菜都备好没?这次务必要用热情把让老师留下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苏落很懵,突然敲锣打鼓的杀出一群人,有老人有孩子,又是帮忙拿行李又是亲切热情的招呼老师好,先生好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老师,他是一个迷路的过客!”

    小男孩一声吼,让村民们全傻眼了,是啊,是狗子他们去接人的,不是朴娃儿啊。

    呃,误会大了,愣了好一会,然后还是受到了热情的招待,老村长大气的手一挥,说来的都是客,都别傻站着,一样欢迎,一会真正的老师来了再欢迎一次。

    “来,小伙子先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谢谢啊。”

    苏落连忙双手接住,喝了一口,放下杯子后呵呵傻笑,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你从哪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北京。”

    “喔~!”

    “首都啊!”

    虽然不是真的老师来了,但是村民们都围了过来,对苏落好奇的很。

    尤其是小媳妇大姑娘,一个劲的偷瞧着,心里都在暗想,这人长得真好看啊。

    “能给我们讲下首都是什么样子的吗?”

    孩子们红扑扑的脸蛋,很可爱,眼睛里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“喔,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苏落说着,把自己背包里的零食全拿了出来,不多,但总是心意吧。

    跟他们一边坐在一起等老师,一边给他们描述首都的样子,再给他们讲自己一路上见到的人和趣事。

    “哇~!”

    “喔~!”

    “你去过那么多地方啊。”

    小朋友们的惊呼声不时响起,全部崇拜脸。

    大叔大伯们不时给苏落发烟递茶水,老村长笑眯眯的看着苏落讲故事,这个小伙子不错啊。

    抬头看看天色,叹了口气,怎么还没来啊。再过一会天就要全黑了,山路可没有路灯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小时,终于,去接人的回来了,只是人没带回来,垂头丧气的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见到人了,但是他听到离镇子都还有坐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就决定不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沉默。

    死一样的沉默。

    苏落也不再讲故事了,都在看着那个默默低着头抽旱烟的老人家。

    半响,

    “村长,饭菜都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吃饭,再找过!今天也不白忙活,还是有客人的嘛,都上桌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全村一起吃,很热闹,只是这份热闹里,藏着一份沉重。

    “穷乡僻壤的,没什么好吃食,别介意啊。”村长笑着对苏落说道。

    苏落贵客一样的坐在村长身旁的位置,不时就有好奇的目光投来。

    “可别这样说,这饭菜很可口,谢谢了,太感谢您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多喝一杯,自己摘野果酿的酒,不烈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,好嘞。”

    老村长和苏落碰了一杯,指了指那二十来个在兴奋的猛扒饭孩子们,叹了口气道,

    “他们太小了,镇上的小学离我们又太远,深山野外的,我就琢磨着自己掏钱建个小学,请个老师,让周围村寨的孩子们一起过来学,都先打打基础,起码得先认字吧,大一点再送到镇上念书。

    说起来,开始还没人愿意送孩子过来读书呢,都觉得读书没用,我急啊,一户户的去劝,哪能不读书啊,你看看,你和他们站在一起,气质都不一样,读了书肚子里有墨水的人他就是不一样,是不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几年下来,愿意来的孩子越来越多,现在大一点的孩子都出去念初中高中了。

    乡政府也很支持,给我们发补贴,只是原来的老师走了,去教育局申请调老师过来,都是没来几天就走了,今天那位甚至都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周围有多少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附近还有两个村子的孩子,一共57个,都等着上学呢。罢了不提这个,再找吧,最多就再等几天,我们也习惯了,来来,再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很丰盛的晚餐,炖鸡、酸辣汤鱼、竹鼠、野竹笋还有各种苏落叫不上名字的菌类,全是山珍啊,也不知道是村子里费了多大心思才做出来的一顿迎师宴。

    老师没来,到是让苏落这个迷途的路人沾了光。

    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