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书吧 > 科幻悬疑 > 万花筒开门 > 第二百零二章最强搜查官与最强喰种的会面
    第二百零二章最强搜查官与最强喰种的会面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令人意外的发现,公布出去的话,你们就完蛋了呢,有马特等,高槻泉作家,或者说,枭?”

    白露在二十三区一间咖啡厅,做到有马贵将对面,看着并肩坐在一起的有马贵将和绿色短发、复古眼镜,表情俏皮的妹子(也就是昨天缠着要和二哈合影的路人妹子),拉开椅子坐下,淡淡的调侃。

    他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,也就是青铜树围剿作战的第二天,大清早有马贵将就通过丸手斋发来联络,说是想要交流一下。

    白露也没什么事情做,就应了下来,来了之后,去看到令他感到非常意外的一幕,不过想g高层可能出现的问题,眼前这事倒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高槻泉捧着咖啡,听到白露的调侃,嬉笑道:

    “帅哥接受能力意外的强呢。”

    “一杯卡巴奇诺。”

    白露对走上前来的侍应点了一杯咖啡,方才对高槻泉说道:

    “因为见过、听过,更亲身体验过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相比较穿越而言,已经没什么事情更不可思议了,而且昨天店长已经讲了一个人和喰种相结合,并跨越生殖隔离成功生孩子的故事。

    今天看到人类最强搜查官和喰种大boss坐在一起喝咖啡,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白露靠在椅子上,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,放在桌子上的右手食指无意识的点了点桌子,看着并肩坐在一起的一人一喰种道:

    “看来我和丸手g高层的怀疑是并非多疑啊。”

    有马贵将闻言也没有什么意外之色,淡淡的道:

    “果然是察觉了吗。”

    高槻泉则撇了撇嘴,不屑的道:

    “我跟那些家伙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事情相当复杂啊。”

    白露点了点头,他是故意说出丸手斋的事情,而有马贵将和高槻泉也给了白露一些情报。

    有马贵将的话证实g高层的确有问题,准确的g高层就是喰种。

    高槻泉则是表明对方同样是喰种组织,而且有马贵将并不属于其中的成员。

    “嘛,反正和我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白露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并不想介入其中,接着又看向高槻泉道:

    “那么,你是来给我送人头的?”

    高槻泉嘴角一抽,美眸瞪着白露,没好气的道:

    “你这张嘴吧,怎么活到现在的?”

    白露活动了一下手指,发出一连串嘎巴嘎巴的脆响,嘴角微微翘起,勾出一抹浅笑,淡淡反问道:

    “你说呢。”

    有力量了不起啊!?···了不起就了不起!

    高槻泉郁闷的哼了一声,不想和白露说话了。

    有马贵将见状笑了笑,右手缓缓搅动咖啡,第一次开口道:

    “千手,你对喰种怎么看?”

    白露尝了一口刚送上来的咖啡,微微皱眉,丢了几颗糖块进去,听到有马贵将的话,淡淡的道:

    “没什么看法。”

    高槻泉神色不善的看着白露道:

    “敷衍人也没有你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她和有马贵将请白露过来,可不是想听白露说废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白露搅动着咖啡,促进糖块快速融化并且和咖啡充分融合,对高槻泉的不满表现很淡然,不急不缓,语调平淡的道:

    “刚开始对喰种出手,是因为想要通过战斗促进自己的实力,不过在发现喰种太弱之后,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后来几次出手,是g,或者说丸手斋合作,出于利益。

    喰种对于我而言,就是人类的亚种,也就是‘亚人’,仅此而已,并没有所谓的仇恨或者好感。

    毕竟我在普通人眼中也是异类呢。比喰种更强,或者说可怕?

    我觉得我比起喰种其实算得上和蔼可亲。”

    白露小小的幽默了一下,微微摇头道:

    “有些偏题了,说你们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在大立场上,我还是站在人类这边的。”

    高槻泉听到白露的话一时无言,她无法判断白露所言真假,但本能的感觉是真的,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有马贵将对于白露异于常人的话并没有感到惊讶,反应很平静,理解的点了点头道: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有将人类取而代之的想法,仅仅是希望能够得改变现在的状况。”

    白露微微侧头。

    “唔?你这话有些自相矛盾。”

    高槻泉进一步给解释道:

    “最起码不要这样东躲西藏的吧。”

    白露摇头道:

    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除非喰种主导社会。”

    喰种和人类是互相敌对的,喰种为了生存要吃人,人类为了生存就必须杀掉喰种,这就像是衔尾蛇之环一样无解。

    喰种和人类不存在和平共处的一天,就算喰种捡尸体都不行,在人类的道德观中,不论任何原因,亵渎尸体都是人类难以接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特别是在日本、天朝这些重视死者的东方国家,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高槻泉对于白露下判决一样的话语不满的道:

    “不试一试怎么知道,而且,我想彻底改变这个狗屁不通的世界,让人类和喰种互相理解!”

    说到底,她的种种不幸,都是因为这个世界扭曲的规则,为什么人类就一定要和喰种厮杀,而不能互相理解呢。

    白露闻言毫不客气的说出了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宏大的目标,当你的所作所为却和你的目标毫无关系,甚至说背道而驰。”

    青铜树作为一个劣迹斑斑,做了好几件震动东京,甚至日本和国际大事件,完全不像是要和人类互相理解的样子,反而已经成了东京人类的噩梦,尤其是生活在青铜树攻陷区域内的普通人,就算是在白天也生怕下一秒就被喰种杀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工作难找,而且在寸土寸金的东京搬家不容易,哪些区域的普通人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离开。

    高槻泉振振有词的道:

    “互相理解是基于彼此地位平等的前提。”

    白露无话可说,这是真理,在双方不平等的情况下,永远不会有理解,就算没有矛盾,也只是强的一方研究弱的一方。

    自由即强权,这话不太准,但适用于大多数情况。